返回散伙  前妻总想要跟我复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合适。”
    清晨那么静,落针可闻。
    程湛雅的话说出口,林焓冰几不可闻地蹙起眉。
    她的妻子跟她说,她们睡一张床不合适?
    程湛雅拿起枕头,“你睡吧。”
    “我去客房。”
    白皙的脸上格外冷淡,唇瓣紧抿,抱着枕头从她身旁走过去。
    她无法忍受程湛雅的冷漠。
    林焓冰忍耐地闭眼,下巴轻轻抬起。心脏像空出一块,刺痛她的神经。
    “真的…非要离婚?”
    林焓冰抓住她的手腕,压抑着声音道。
    程湛雅偏过脸,正好看见林焓冰眸里的悲凉,心狠狠一揪。
    她没应,态度很明显。
    离婚这个想法一旦有了,就没有收回的余地。
    “我知道了。”
    林焓冰低声说。
    她不擅长哄人,程湛雅一再拒绝,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靠近。
    看着她痛苦坚持的模样,她累,程湛雅也累。
    程湛雅有些惊讶,偏头去看她。
    “我会签字的。”
    “如你所愿。”林焓冰声音清冷,说完就离开了。
    天色越发亮堂,微风正好。
    程湛雅站在那儿,忍了很久,终于哭了出来。
    终于结束了吗?
    她垂下眸,大脑一遍又一遍地回荡林焓冰那句话。
    如你所愿…
    顿时,眼泪啪嗒啪嗒地掉。
    恋爱五年。
    结婚五年。
    十年了,她们终于要分开了。
    离婚时的豁然,此刻荡然无存,只觉得胸口疼得快炸开。
    她双手捧在胸前,轻轻抽泣,浑身无力,缓缓地蹲下去,紧紧抱着自己。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怨不得谁。
    现在,如她所愿了。
    房间飘进一缕阳光,窗帘轻轻摇曳。
    腿麻木了。
    程湛雅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黑,一个踉跄,差些往前栽倒下去。
    堪堪扶着最近的物体,侥幸免去一顿疼痛。
    她闭着眼,好一会儿不敢动。
    一夜未睡,此时却没有任何睡意。
    她还抱着枕头,直至睡过去。
    程湛雅半梦半醒,只感觉眼睛一阵刺痛。
    她翻身背对光线方向,缓了许久才再次睁开眼。
    旁边的位置一如既往的平整,没有睡过人的痕迹,却好像还残留些许林焓冰的味道。
    程湛雅从床上坐起,目光呆滞几秒,下床去洗漱。
    镜子里那个人双眼浮肿,带点红,两眼无光无神,脸色苍白,长发凌乱,狼狈得像个疯子。
    她垂下眼。
    要离婚的可是她,怎么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程湛雅掬把水洗脸,冰凉的温度让她稍微清醒了些。她没擦掉水痕,定定地看着水珠划落,皮肤微微紧绷。
    目光每落在一寸角落,都是她熟悉的,甚至,她还能想起,在那个角落她和林焓冰干过什么事。
    这些都过去了。
    只有记忆不时缠着她。
    …
    那天之后,程湛雅再没见到过林焓冰。
    她搬到范瑶白家来,那边的东西越来越少,空旷得让人心慌。
    范瑶白抱着范啾啾倚在门边,看程湛雅收拾布置客房。
    “真离了?”范瑶白问
    程湛雅有些无奈地看她一眼,“你已经问一百遍了。”
    “你那么喜欢她,真舍得拱手让给别人?”
    她是看着程湛雅和林焓冰如何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说离就离,让她觉得不太真实。
    程湛雅挂着衣服的动作顿了顿,脸色微白,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林焓冰会爱上别人吗?
    会为那个人放下手中的工作吗?
    她低下头,眼里闪过一抹淡淡的忧伤。
    “舍不得。”她很诚实。
    “舍不得还离婚?”
    范瑶白想不明白,“就算她性格冷冰冰的,但是好歹长得好看啊!就林焓冰那张脸,贴钱都想上。”
    确实。
    林焓冰那样的,要什么样的没有?
    “你说得有道理。”
    “趁还没签字,要不我现在去哄哄她,说我不想离婚了?”程湛雅看着她,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范瑶白噤了声,嗔她一眼。
    程湛雅轻笑。
    这几天,她心情已经平复很多了。
    箱子里的衣服被晾起挂在有点小的衣柜里,程湛雅关上门,轻轻搂着范瑶白的手。
    “谢谢你的收留。”
    范瑶白开玩笑,“你得给房租啊,不然我们家啾啾吃什么。”
    程湛雅揉了揉范啾啾后脑的毛,笑道:“嗯,我会给啾啾买很多营养品的。”
    她搬过来住两天了,范啾啾跟她熟了一些,偶尔会撒娇似的蹭她的裤腿,这会儿摸它,它还会喵一声回应。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
    程湛雅有些迷茫。
    她没有接触社会的经验,所学的专业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只靠一本连载到现在。
    打算…确实还没想好。
    但她不想再一直窝在家里了。
    她的圈子越来越小,出点事根本应对不来。只是一想到社交,她就有点头大。
    “没事儿,慢慢想。”范瑶白安慰道。
    “谢谢你啊,白白。”
    范瑶白啧一声。
    程湛雅笑。
    上午的天阴沉沉的。
    好像随时要来一场大雨,闷热得很。
    远处的大楼蒙上一层灰白,起伏跌宕,有种海市蜃楼的错觉。
    要下大暴雨了。
    她想。
    程湛雅把阳台的衣服往里收,掩好门窗,坐在沙发上听歌。
    她把连载叫停了。
    回归日期未定。
    现在她真的是彻彻底底的无业游民了。
    范啾啾吃完它的肉肠,一跃跳到她腿边,用头蹭她的大腿,喵了一声。
    她盘着腿,把它抱到□□,轻轻给她顺毛。
    雨一直没下。
    程湛雅看眼时间,决定出去吃个饭,顺便找个律师拟一份离婚协议。
    离婚这件事,经过几天的沉淀,她已经可以坦然。
    外面有风,很轻,不能解热。
    再一次来到林焓冰公司,她直接被请上楼了。
    李助理看见她的时候有些惊讶,随后惊喜地迎上前。
    “夫人,你来了。”
    好像看见救星似的,李文文眼泪盈眶。
    可不就是救星嘛。
    李文文腹绯。
    上司这几天跟受刺激似的,不眠不休工作就算了,脸色还黑得吓人,一点事不行就揪着重做,吓得公司上下大气不敢出。
    进公司这么久,李文文还从来没见过林焓冰这么吓人。
    她和林焓冰离婚的事情还没别人知道,李文文叫得很顺口。
    以前没觉得什么。
    现在一听,返回旧社会似的。
    有点刺耳。
    程湛雅点头,“我找焓冰。”
    “林总最近心情不怎么好,您开导一下呗。”李文文把人领到办公室门前,一边卑微道。
    程湛雅没说话。
    只怕今天的事只会让她更不高兴。
    李文文敲了下门。
    得到里面的回应后,她推开门,向程湛雅做出请的姿势。
    这不是程湛雅第一次来林焓冰办公室。
    刚接手公司的时候,她给妻子送花来过一次。
    如记忆中的简洁,没有多余的摆设。
    林焓冰埋头工作,似乎抬头看她一眼的时间也没有。
    程湛雅也不急,四处张望。
    办公桌后方是一面书架,上面的书没一个字让她产生兴趣,右方靠落地窗的地方,有一扇深色的门,那是林焓冰的休息室。
    每次她不回家,就在里面休息。
    程湛雅轻蹙起眉,有些心烦意乱。
    她走到办公桌前站定,从包里拿出拟好的离婚协议书,轻轻推至她眼前。
    林焓冰签名的动作停下,紧紧按着笔杆,指尖泛白。
    她轻飘飘地扫了一眼。
    忍耐片刻,她终于抬眸,看着她,“财产分割,你什么都不要?”
    程湛雅摇头。
    她要来没什么用,“我已经搬出去了,你签字就行。”
    “家里…我们各自做工作吧。”
    林焓冰紧紧盯着她看。
    她才发现,她并不了解程湛雅。
    温婉又勾人的妻子变起脸来,比她都狠。
    她翻着那几张纸,很薄,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却承载着她们五年的婚姻,一旦签下名字,她们就结束了。
    “签吧。”
    程湛雅怕自己心软,催促道。
    这么迫不及待?
    林焓冰脸色白了下,深吸口气,最后落笔,行云流水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程湛雅接过,“你要是没空,我自己去交就行了。”
    “你还真是体贴。”林焓冰轻笑。
    冰冷冷的。
    程湛雅从来没见过林焓冰这样的表情,冰冷得刺人。
    她心脏拧紧,“焓冰…”
    “我会跟你一起去领离婚证,在这之前,要吃顿饭吗?”
    “散伙饭。”
    程湛雅:“……”
    林焓冰像变了个人,程湛雅无从适应。
    尴尬的气氛在她们之间蔓延。
    她应一声,“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