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怀孕  前妻总想要跟我复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上门,程湛雅不受控制地干呕。
    什么也没吐出来。
    拍门声响起,外面传来林焓冰担忧的声音,“丫丫,你怎么了?”
    程湛雅洗了把脸,冰冰凉凉的触感自脸上散开,欲吐的感觉才稍微压下去。
    她掬了把水,把脸埋在手心,直至水从指缝中流个精光。抽纸擦了擦脸上的水,深吸一口气后,她慢悠悠地拉开门。
    看着脸色苍白,了无血色的妻子,林焓冰眉头蹙起,带着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了?”
    无缘无故怎么吐了?
    她从来没见过程湛雅这么虚弱。
    平时都很精神,会缠着她撒娇,会乐此不疲地缠着她做有益身心的运动。
    林焓冰轻轻摸她的脸,“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程湛雅歪头,躲开林焓冰的触碰。
    不是厌恶,是怕心动。
    “我没事,去吃饭吧。”
    她垂下眼,没去看林焓冰此刻的表情,侧身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经过那一遭,程湛雅没什么胃口了。
    长辈纷纷给她投来探究的眼神,喜悦几乎从她们眼眸里溢出来。
    “小雅,你这是……”
    老太太眼睛一亮,往她肚子看一眼。
    程湛雅那反应,只有有喜的人才会有,不会有错的。
    “小雅,你最近亲戚来了没有啊?”
    余书静加入,目光闪烁,紧紧盯着程湛雅的肚子看。
    “奶奶,妈。你们在说什么?”林焓冰拧眉,脸上有些许愠色,“丫丫不舒服,你们别在这时候说那些话。”
    “你这孩子……”
    余书静没好气地瞪她一眼。
    亏她自己还是女人,一点常识也没有,“小雅这是怀孕了。”
    一看就看出来了。
    余书静懒得理她,转头看程湛雅,正想继续问,程湛雅白着脸突然说:“妈,我亲戚来过了。”
    “…”
    话落,餐厅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不死心地问:“真的来了?”
    “真的。我最近工作了。”
    “可能是工作压力有点大,最近没睡好。”程湛雅勉强地笑了笑。
    “嗯,丫丫没吃过药。”
    “怎么会怀孕。”林焓冰说。
    虽然她挺想程湛雅怀孕,这样复婚的可能性更大。
    这样的心思挺恶心。
    林焓冰不以为然。
    可惜离婚前,她们都没有服用过药物,怀孕这件事微乎其微。
    她没注意的是,她的话说完后,程湛雅的脸色以更快的速度白了一个度,如同纸片一样白,轻飘飘的,随时要被吹走,脆弱得不堪一击。
    林焓冰的话如炸弹一般,在程湛雅的大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
    炸得彻彻底底。
    程湛雅整个人僵住,血液都停止了流动,规规矩矩地放在腿上的手指轻轻颤抖,唇色泛白。
    她是吃过药的。
    在林敬闻问及孩子那次。
    她和林焓冰在车上发生了短暂的不愉快。
    那天晚上,林焓冰拒绝了她的求欢。
    像赌气似的,她吃了药。
    之后因为各种事,她把这件事完完全全抛在脑后。
    她怀孕了?
    在离婚之后?
    程湛雅不敢相信,心脏的温度仿佛降到零点,僵硬得不知道跳动。
    “工作了?”庄文惊讶,“小雅怎么去工作呢?你不画画了?”
    程湛雅留在家里老人家都很支持,林家不缺一个人上班,有林焓冰和她他爸就足够了。
    实在不行,家里还有几间美容院,自家里的公司都忙不过来,根本犯不着出去工作。
    余书静在她们结婚的时候,给程湛雅赠予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只是程湛雅实诚,没收。
    这么多年过去了,余书静一直替她保管着,说一声就行。
    只是孩子心思不在上面。
    她尊重孩子的选择。
    “也是画画那方面的。”余书静替程湛雅回着。
    老太太恍然大悟,说:
    “你们都结婚五六年了,什么时候要个孩子?我这把老骨头死之前,还能抱到曾孙吗?”
    林焓冰无奈,“奶奶,我们会考虑的。”
    “考虑,你们都考虑多久了?”
    林焓冰的父亲忍耐了许久。
    他觉得女人的话题,他不好参与,安静地做个旁听。
    只是要孩子的事情,林焓冰一次一次地推,让他不禁火大,“再考虑下去,你们都三十岁了。”
    “要是成了大龄孕妇,那是相当危险的。”
    “那就不生。”林焓冰皱眉,她很反感这个话题,“孩子不是全部,顺其自然,生不了就不生了。”
    “我也不想受这苦,也不想丫丫受这苦。”
    从言语间,可以看出林焓冰是不喜欢孩子的,甚至是抵抗的。
    程湛雅脸色苍白,林焓冰如此抵抗,是因为不喜欢。
    本来温馨的晚饭,因为她一个呕吐,变成面目全非的催生。
    听着几个人一来一去地讨论着,程湛雅觉得头要炸了,昏昏沉沉的,差点脱口而出。
    她们离婚了。
    离婚了。
    不可能有孩子的。
    林焓冰低头,看见程湛雅握紧的小手,意识到她马上就要说出不可挽回的话。
    她轻轻一探,握住她的手,轻而有力地说:“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
    “累了一天,丫丫也饿了。”
    程湛雅抽回手,像是证明自己没怀孕,故意喝一口榴莲味的浓汤。
    闻和喝是两种体验。
    味道依旧很重,只是喝下去却不至于吐,反而把那股欲吐的感觉压下去了。
    汤很清甜,浓郁的榴莲味没有完全掩盖鸡肉的鲜,榴莲肉煲烂了沉在底部,轻轻一搅动,入口滑腻。
    余书静和庄文见程湛雅没再吐,信了几分,同时又觉得失望。
    程湛雅低垂着眼,她手拿着勺子,一口接着一口地喝汤。
    她听不清林焓冰的话,眼睛不经意瞥一下肚子,有些心慌意乱。
    她骗了人。
    她的生理期从上个月就没来了。
    那段时间她一直在投简历,陷入自我怀疑中,根本没留意生理期。
    她或许怀孕了。
    对现在的她们来说,并不算是个好消息。
    尤其是林焓冰很抗拒,即使是怀孕了,她也不能跟她说。
    她扒拉一口饭,彻底失去胃口。
    垂着眼,双手紧紧绞在一起,修剪得平整的指甲陷入血肉里,稍微让她得到一丝清醒。
    她小心翼翼地收起情绪,放下勺子,说:“爸妈,奶奶,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她直接离席了。
    余书静和庄文此时双双噤了声,相互看一眼之后把视线投向一家之主林敬闻。
    林敬闻直接无视。
    他也气。
    他也恨铁不成钢。
    他也无可奈何,谁不想抱孙。
    林焓冰面无表情,也放下筷子,“我也饱了,你们慢慢吃。”
    离席后,林焓冰在后院找到程湛雅。
    背对着她,正坐在石椅上,手肘放在石桌上,头微微仰起,在思考,还是在看星星。
    林焓冰放轻脚步,走到她旁边的石椅坐下。
    迟疑片刻,林焓冰开口了,“爸妈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程湛雅没应,放在腿上的手动了一下,指尖若有若无地触碰腹部,脑子一片空白。
    “丫丫。”林焓冰没有得到回应,低低地说:“你别生气,孩子可有可无,我们不要因为不存在的东西吵架。”
    不存在?
    也是。
    程湛雅安慰自己,也许她真的没有怀孕,只是生病了。
    她不应该杞人忧天。
    “我知道。”程湛雅收起莫名其妙的心情,转过身去,说:“你说得对,我们根本不需要吵。”
    她轻笑,“因为我们已经离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