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凭本事得到的!  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独脚的声音阴冷且不耐烦。
    “是她吗?”
    这话过后,俞幼悠身后的寒意更盛了些,那把刀贴得更紧了。
    身后的小弟不知如何比划了一下,最后迟疑:“好像不是,我记得矮子刚好只有刀这么高,这人比刀要高半个头。”
    俞幼悠:“……”
    原来你们是在拿刀当参照物量我身高?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别好像!”独脚远不如前几个月在擂台上那般桀骜,露在外面的头发杂乱如草,甚至还秃了两块。
    小弟一慌,马上给予笃定回答:“不是,那个矮子医修没有她高!”
    “那就让她滚!”独脚往俞幼悠那边啐了一口,后者飞快抬腿避开。
    还好此话一出,那把大刀也终于远离了俞幼悠,她背后传来一股大力,被推开了。
    但是俞幼悠没走,她觉得有些事必须要问清楚。
    “你们口中的矮子医修……该不会是在说我吧?”
    声音刚落下,听出她声音的独脚猛地转过头,近乎神迹般单脚飞跃到了她面前。
    单脚稳稳站住。
    然后猝不及防地,啪地跪倒在地。
    他颤抖的声音里透出狂喜。
    “大师救命!”
    “……”变脸未免太快了。
    俞幼悠很快从独脚那儿听到了事情的经过。
    他去找了那个申鲧大师接腿,花了整整三千块灵石不说,那腿还没接好。
    “疼倒是其次,我辈修士哪有怕疼的?他说只要过七天就不疼,还能正常走路了。”独脚一边咬牙切齿:“问题就是过了两天我就发现我的腿不疼了。”
    俞幼悠搞不懂:“不疼不是挺好吗?”
    “不止是不疼,是我他娘的整只腿没知觉了,结果被一只野狗咬掉了一块肉都没发现!”
    “七日过后,我再去找申鲧,发现他已经早一步得到消息跑了。”
    独脚说到这里声音都快哽咽了。
    他那日拖着一条被狗咬烂的腿回到黑市,恰好遇到痊愈的断手兄弟,对方实力恢复如初,在擂台上连胜了十场,赢了三千多块灵石。
    “他赢了整整三千块灵石啊!而我却被诓了三千,算下来我就输了六千啊!”
    不愧是赌狗思维。
    独脚跪在地上,死死扒拉着俞幼悠的黑袍衣角:“大师,我的腿只有你能救了!”
    但是俞幼悠并不打算接这活儿,前阵子丹鼎宗又进行了好几场小考,她都好几个月没来黑市了。
    也就是说……那条被狗咬烂的断腿早就没有了生机,都该发臭生虫了。
    没得救了。
    谁知听到这里,独脚突然抬头,匆忙地摸出一个戒指:“不臭,也没长虫!我好好放着呢!”
    俞幼悠只想到一个可能:“你总不可能把它腌成火腿了吧?”
    独脚差点张嘴骂人,但是嘴皮子张了张又想起自己现在还跪着呢。
    他挪了挪姿势,让自己看起来跪得更诚恳。
    “大师,不瞒你说,我前些年运气好得了件法宝,将新鲜的吃食放在里面一年也不会腐坏,我当时情急之下就把腿放里面了,没想到过了几日看,上边儿的血肉都还留有生机。”
    俞幼悠来了兴趣。
    只见独脚手上的一枚玉扳指一亮,瞬间出现了一根被啃得乱糟糟的大腿。
    她仔细检查了一番,这腿虽然难看,但的确还能用。
    “大师,我们现在就接腿吧?”独脚飞快地摸出一百块灵石递上,眼巴巴地望着俞幼悠。
    但是俞幼悠没动,她甚至没去看那块灵石:“一百块灵石?那是刚开张的价了。”
    独脚的心顿时沉下去。
    无门无派的散修们都有自己的生存守则,懂得什么叫能屈能伸。
    所以能嚣张的时候他目无下尘,恨不能把所有人都得罪,有求于人的时候也能毫不犹豫下跪卖惨。
    但是一听这矮子医修的口吻,怕是要坐地起价了。
    虽然面具掩盖了神识的窥探,无法知晓对方的修为,但是经验老道的他从这矮子的反应就看得出来……是个弱鸡。
    实在不行把这人绑了,抓去替他接腿!黑市不许杀人,但绑出去不就能杀了吗?
    独脚的声音带了些许寒意,最后退让一步:“那是自然,待腿好之后,我会再付一千块灵石。”
    哪知俞幼悠却极轻屑地笑了一声:“灵石?你未免太看不起人了,我们医修炼颗灵丹就能拍卖出上万的价格,会缺这点儿灵石?”
    虽然钱袋里只剩下三块灵石,但是并不影响她装逼。
    独脚沉默了,他不是医修,还真不知道其中内幕,他只知道申鲧那家伙的确很有钱,全身上下都是高级法宝。
    “我出手,为的是悬壶济世救苍生!”俞幼悠语气正经,慢悠悠地补上一句:“不过也需要收点灵石或者有意思的法宝,让伤患不会愧疚。”
    “您刚刚说不缺灵石,所以是想要法宝?”独脚悟了。
    俞幼悠看了眼那口大刀,装着饶有兴致:“这刀好像还不错……”
    “不行!”独脚断然拒绝:“刀跟我老婆一样重要,我没有老婆,只剩刀了,不能给你!”
    俞幼悠就知道他会拒绝,于是啧了一声,转头看向他手上戴着的那枚扳指,语气挺勉强:“那就这玩意儿吧。”
    独腿稍许犹豫:“这可是件中级法宝……”
    俞幼悠从不骗人,她只会跟人讲道理。
    此刻,她又开始讲道理了。
    “不过是一个新奇点的芥子囊罢了,能保鲜腿是挺不错,但是你觉得自己还会被那谁再砍断一次腿吗?”
    “当然不会!上次只是那厮运气好罢了!”独脚咬牙切齿。
    “那就对了,这玩意又不能增加你的修为,也不能保你性命,对于而言毫无用处。但是一条痊愈的腿就不同了,兴许也能跟那谁一样擂台连胜十场……不,二十场呢?”
    最后这句话简直奇效。
    独脚恍然彻悟,他再也不磨叽了,飞快取下那枚扳指。
    “大师说得对,是我魔障了!”他这次真心诚意地道谢:“大师果然是个大善人!”
    俞幼悠没有脸红,她不由得感慨修真界的民风还是挺淳朴的,黑市的人居然都不如末世的小孩子狡诈。
    不过她倒也没有太黑心,在接腿时免费赠送了一颗止痛药。
    独脚震惊:“这丹竟神奇如斯?虽然你正在割我的肉,但是我居然一点儿也不觉得痛!”
    这玩意儿的效果太过强劲,比申鲧那儿叫卖两百一粒的丹药还要厉害,想来此物也更加珍贵,大师竟然就这样送给他……
    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大师!”
    独脚这次终于发自内心地叫了一声大师。
    他重重地拍了拍胸膛:“以后您在黑市遇到麻烦了就找我霸刀!杀人放火我什么都替您干,只要价格到位就行!”
    但凡他不说最后那句,俞幼悠都要赞他一句真汉子。
    接完腿后,俞幼悠本来打算再去擂台找找生意,却没想到霸刀的手下不知何时把她给围住了。
    她心中一凛,这些家伙不会是想把扳指要回去吧?
    就在气氛逐渐凝滞时,其中一个小弟开口了。
    “大师,你给霸刀老大吃的那种丹……能卖我两粒吗?”
    原来是看上止痛药的。
    俞幼悠不太想卖,她前阵子把止痛药的药方改良了一下,里面有两味灵药挺贵的,价值二十多块灵石,折合下来一粒的成本就得两块灵石。
    这种好东西她肯定要留着自己用的。
    “此物珍惜……”
    俞幼悠的话还没说完,那边的小弟就迅速地递上一袋灵石:“我懂的大师!上一次我在擂台听说了,这里是一百灵石!”
    后面的几人齐齐跟上,下一刻,俞幼悠怀里就抱满了灵石。
    “……”
    俞幼悠头一次觉得自己宰得有点儿狠,她纳闷:“此物昂贵,你们也没受伤,要这丹做什么?”
    “打擂台挣钱啊!”那几个人迅速达成一致:“吃了这药不怕疼,我就比对手强了,肯定能赢千百倍的灵石回来,这一百灵石多划算啊!”
    得,你们黑市打擂台的都是一群赌狗!
    ……
    看着买到药后赌狗们欢天喜地把霸刀抬走后,俞幼悠找了个角落看自己诓……不是,凭本事拿来的法宝。
    对于霸刀那类人来说这东西的确没用,跟一百块灵石都能买到的低级芥子囊没用多大区别。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玩意儿对医修来说无异于神器。
    有许多药材都需要保持鲜度,就好比先前的银痕草,俞幼悠是正好在丹鼎宗内才能把它种在秃院中保持新鲜。但若没有丹鼎宗充满灵力的土壤,那它就无法维持新鲜,药效也会大打折扣。
    没有灵力法宝无法使用,但是可以滴血认主,它此刻已经幻化成了合适的尺寸套在她的尾指上。
    她举起手迎着灯光看。
    苍白纤弱的尾指上多了一抹温润的玉色,把整只手都衬得好看起来,这还是她头一次在自己这具身体上察觉到“好看”两个字。
    俞幼悠心情颇好,她现在背上扛了八百块灵石!幸福跟重量形成了正比。
    她现在可是富婆了,还不得去挥霍一下?
    此刻在她左侧的是黑市的花酒巷,隔了老远都能闻到香粉和酒水混杂在一起的甜腻味道。
    若是没看错,在一众貌美女修中,还有几个穿着宽松白袍的妖族少年,毛绒的尾巴尖在地上轻扫,泛着粉晕的耳朵微颤,眼尾上挑唇角一抿,勾人得要命。
    而右侧是法宝巷,各类法宝符篆和武器的光芒相映成辉,还有不少华美的裙子和饰物,闪耀得好似天上星辰。
    俞幼悠没有多思考,毫不犹豫朝着左边走了。
    然后……绕开花酒巷,去了隔壁的药材区域。
    肯定是买药活命要紧,而且她还只是个孩子,想什么妖族少年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