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放肆可耻且禽兽  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内门考核的结果次日公布。
    参加考核的外门弟子约莫五百人,合格者不过三十余人。这要细论下来,俞幼悠她们这届最惨。独有她,启南风,还有苏意致合格了。
    苏意致能通过考核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启南风……
    俞幼悠又想起他开丹炉时抓出来那颗发糊发黑的大圆球,琢磨不透这玩意儿是怎么让长老们满意的。
    不过能一起入内门自是好事,好友两人默契决定去黑市一趟,以作庆贺。
    启南风:“搬进内门当然要添置些新物件,我得多买点法宝符篆,还有丹炉也不能少。”
    富人的发言让人窒息,俞幼悠背上小包裹:“我好穷,想去黑市摆摊挣灵石。”
    启南风倒也豪阔:“你要摆摊卖什么丹?不如我买了,年底发给各城的掌柜当福利也挺好。”
    像辟谷丹那样的普通的一品灵丹不贵,一块灵石就能入手了。
    可是该如何告诉你,我的朋友,我那一颗丹要卖一百灵石?
    俞幼悠的表情略显复杂,虽然启南风脸上写着“人傻钱多速骗”几个大字,但是她果然还是下不去手。
    “算了,赚你的钱我亏心。”俞幼悠摸了摸鼻子:“叫上苏意致,我们一起去黑市吧。”
    “叫他干嘛?”启南风费解,这两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他在黑市上租了个摊位,我想去蹭蹭。”
    ……
    最后苏意致还真同意借摊位给俞幼悠了,甚至还意外地没征收摊位费。
    这样的苏老二太陌生了,俞幼悠反而警惕起来:“你需要我做什么?”
    苏意致脸颊有点红,吞吞吐吐地说完请求:“我也想买点儿法宝,你帮我去砍价。”
    俞幼悠纳闷:“砍价?我不擅长啊。”
    苏意致和启南风同时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她。
    她还在挣扎:“我那不是砍价,是讲道理。”
    然而两个受害人压根不听她狡辩,去黑市的路上甚至开始互相倾诉起了被害经过,等真到了黑市后,居然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了!
    摆摊的地方位于整个黑市最破烂的角落,摊位三两混乱地摆着,只不过都在卖灵药,即便是卖灵丹,上面也沾染着骇人的鲜血,瞧着像是刚抢来的。
    苏意致见惯不怪地从芥子囊里摸出油布铺上,又取出新兑换的药材,最后才小心地拿出数个装着灵丹的药瓶摆在最前方。
    边上两个没摆过摊的伸着脖子瞧。
    要论炼丹术,果然还是自己最强啊。
    被他们压了半年的苏意致略自得地取了一粒摊在掌心:“我上月在丹方练习时顺便炼了些凝神丹,能帮助修炼。”
    那枚凝神丹圆润均匀,丹皮上泛着灵力的光泽,一看就是上品。
    启南风啧了一声:“这么小,不够大气。”
    俞幼悠倒是夸了句“漂亮”,跟着在边上摆摊了。
    她连装灵丹的瓷瓶都没买,用的都是平平无奇的木质药匣,这东西也是特制的,不会流失丹药药性,更重要的是……
    这是在丹鼎宗免费拿的,不要钱。
    饶是见惯了俞幼悠炼的丹,当一排这玩意儿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苏意致还是觉得辣眼睛。
    更辣眼睛的是,俞幼悠竟然还扯出一张番布,却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行大字——
    “悬壶济世救苍生!”
    没想到俞幼悠还挺不要脸的,边上二人只有这个想法。
    “你要不把口号改改吧。”拥有丰富摆摊经验的苏意致指着那张布,开始替她出主意。
    “改成什么?”
    “你就改成:丹药清仓处理,两块一粒,五块三粒,应该还是能卖出去的。”
    不然这么丑的丹估计没人愿意买。
    俞幼悠纳闷:“你也是这样卖的?”
    这价格只够炼丹的成本,她觉得苏意致不像是做慈善的人。
    后者微微挺了挺胸膛,自矜道:“我不一样,我每粒丹都卖十块灵石,照样很受欢迎。”
    果不其然,这小摊才摆出没一会儿,一大群面具人便直直地朝这边走来。
    然而这群人身上煞气格外强烈,面具上的纹饰扭曲粗犷,那股威压隔了段距离都让人喘不过气。
    苏意致瞬间想起这里是黑市,混迹于此的狠角色太多。
    从隔壁摊的那几粒带血丹药就看得出,抢掠灵丹对他们来说不过家常便饭。
    当这群大汉站在摊位前时,被阴影覆盖住的苏意致差点直接跑路。
    不过……
    启南风跟俞幼悠修为都比他低,他要是跑了,这两人怎么办?
    苏意致咬了咬牙,强忍着肉痛递上白瓷瓶:“这些都给你们!”
    “这?不要。”霸刀很嫌弃地看了眼,不过是普通的一品灵丹罢了,他还真不太感兴趣。
    苏意致一慌:“那你要……”
    可别说要他刚花了一百五十灵石买的芥子囊!
    霸刀不搭理他,悄悄拿着刀比划了一下高矮,最后确定最右边那个是自己要找的人。
    他态度顿时变好,蹲在地上热情道:“我的腿痊愈了,多亏了大师!”
    后边儿的小弟齐声:“谢谢大师!”
    俞幼悠被这一嗓子尬到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她最近两次都不太想去擂台那边,一去就有人暗搓搓地拿刀或者剑量她的个子,待确定身份后就冲上来想要让她医治各种刀伤剑伤和内伤。
    明明是个丹修,硬被逼成了骨科大夫。
    偏偏擂台那边全是成年大汉,即便她个子长高了不少,却还是次次都被认出。
    “手下的说看到了这个,我赶紧跟着来了。”霸刀指了指写了“救苍生”的那张番布,那是断臂的兄弟擂台连胜十次后送的。
    “我也给大师也送了副字来。”他美滋滋地拿出一张红布,上面歪歪扭扭只有三个字——
    “大善人!”
    边上小弟懂事地解释:“大师不仅治好了大哥的腿,而且还愿意把如此好用的灵丹卖给咱们哥几个,无愧这三字!”
    “我吃了大师的药在擂台上被砍了三十二刀都没退一步,赢了两千多块了灵石!”
    ……你没死真是万幸。
    霸刀一群人送完锦旗后,又大方地把所有止痛丹都包了,都不用俞幼悠开口,每人恭敬送了一百灵石上去。
    为了宰完肥羊后良心不痛,她一人还送了盒辟谷丹,全是先前练习的成品,多达十余种口味。
    目睹这一切的启南风跟苏意致不敢开腔。
    苏意致还抱着他那堆完美的灵丹,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一百一枚……”
    他不能接受那么丑的灵丹还卖一百一粒!
    “你这么想就错了。”俞幼悠耐心同他传授经验:“长得好不如药效好,与其浪费灵力把它弄得好看,不如多花点灵力把药力催发到极致。”
    “是……是这样吗?”苏意致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他出生于炼丹世家,从小见到的丹药都是圆润光亮,放置在精致容器中的。
    “对。”俞幼悠给予肯定的答案:“内在美才是真的美!”
    这一天,苏意致的炼丹审美观受到了冲击。
    *
    摆完地摊,俞幼悠出面替另两人在法宝巷买了不少东西,满载而归。
    至于她自己,则大方地把全身的灵石都拿去买灵药了。一品药浴收效甚微,现在她都开始买二品灵药了。
    俞幼悠还没接触过二品灵药,分不清好赖。所幸启南风这次终于派上了用场,或许是顶尖木系天赋的缘故,所以他只看一眼便帮着挑出了药效最强的几株。
    背着新得的宝贝,三人在师姐的指引下踏入大阵,进入内门。
    映入眼帘的是无数悬浮于空的青峰,峰上亭台楼阁如蜿蜒的游龙般连接着每座浮空山。山间偶有青白色的衣袂翻飞在云间,或是弟子匆匆自楼阁游廊奔跑而过,手中捧着的丹药传出阵阵异香,引得仙鹤盘旋不离。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灵力充沛得惊人,俞幼悠甚至感觉自己的灵脉在自行吸纳着灵力。
    若外门还带着凡俗的气息,那内门便是真正的仙门了!
    三个人土包子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跟着师姐往前走。
    启南风咽了口唾沫:“小鱼,你看那只鹤它是不是又肥又香?”
    苏意致抬头痴痴盯着游廊顶部:“这装饰的好像是颗上等灵石……”
    俞幼悠:“……”
    好在这俩人没真的动手,安分地被带到了一座浮空山上,俞幼悠才发现三人被分到了相邻的小院。
    启南风惦着脚看对面的那排院落,他视力惊人:“怎么那边的院子都锁死了?”
    带路的那位师姐面上微怔,匆匆垂眸笑道:“那边的师弟师妹们在闭关,你们无事不要去打扰。”
    俞幼悠沉默着凝视对面。
    先前她已经闻不见的那股味道,现在又出现了。
    对面恐怕就是上月宗门出事的地方。
    不过俞幼悠不爱找惹麻烦,所以启南风跟苏意致鬼祟地撺掇着她去对面看的时候,她果断拒绝了。
    去看什么热闹,体验二品药浴的痛苦不爽吗?
    俞幼悠把院门锁死,开始处理新买的那些药材。
    结果刚弄完,正准备出去担水泡澡的时候,有两个人翻越高墙冲进了她的院内。
    俞幼悠提着水桶面无表情:“你们解释下?”
    但这次启南风没心虚,他匆匆道:“我们发现了一件大事!必须现在就告诉你!”
    “不听,我要泡澡。”俞幼悠毫不动摇地继续去担水,她舍不得刚切碎的那些药,再晚点灵力都要流逝了。
    害,女修怎么这么爱泡澡!
    启南风一把抢过她的水桶,主动道:“你等着,现在就去帮你提水!”
    以往斤斤计较的苏意致居然也同样主动:“我用灵力帮你烧热!”
    “……”俞幼悠空着手目睹着浴桶被飞快盛满又瞬间变热的奇迹:“你们别告诉我,还要帮着搓澡?”
    “你想得美,少爷我担水都累惨了。”
    启南风累得跟狗一样喘,他把俞幼悠用力往门内一推,再主动把门关死:“你且泡着,我们在外面跟你讲那件大事!保证不偷看!”
    在末世混惯了的俞幼悠不觉有异,毕竟一群人挤在狭小的地下室里过夜都是常事,压根不存在男女大防的说法,外面这俩少年她也是信得过的。
    更重要的是,她直觉启南风要说的事儿跟对面的空院子有关。
    所以她躺在浴桶里竖起了耳朵。
    启南风跟苏意致在背对着门坐下,因为担心隔了门听不清,又因为不敢高声说秘密,不得已歪着脑袋紧贴着门嘀咕。
    曲清妙跟几位内门长老路过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院门紧锁,屋内传来沐浴的水声。
    门外不知为何溜进院子的两人把脸紧贴着门,神情激动,形容猥琐,行迹鬼祟。
    曲清妙的脸色猛然变青。
    她突然想起这两人一人出身世家,一人家境阔绰,若是私下欺辱俞幼悠这样的小孤女,后者根本无法反抗!
    此等行径,令人发指!
    外面那两人放肆,可耻,且禽兽!
    里面的小姑娘弱小,可怜,且无助!
    盛怒之下,曲清妙从芥子囊中掏出丹炉砸过去——
    “你们给我滚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