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两把剑  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浴桶里飞快爬出来的俞幼悠利落穿好衣服打开门。
    还没来得及查看外边儿的情况,一只手便轻轻地抚上她的头,那衣袖盈满了药材的清冷香气,虽然很好闻,但是她依然有点儿懵。
    这发生了什么事儿?
    为什么刚才传来了两声惨叫?
    “唉……”头顶一声轻叹。
    而后便是曲清妙带着怜惜自责的一句:“师姐竟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俞幼悠没反应过来,她下意识回答:“师姐,我现在每天都能吃饱了,不委屈。”
    而且她下午的时候还去内门膳堂看过,里面供给的全是免费灵食,那可不比先前每顿啃馒头香?
    这孩子的愿望多么卑微且容易满足啊。
    曲清妙低头怜爱地看着她。
    俞幼悠现在变化颇大,若不是曲清妙时常看见她,恐怕很难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同刚入山门时的小乞丐联系在一起。
    不过小姑娘依然纤弱瘦小,半缕墨色湿发在夜风中瑟缩于雪白的脖颈间,那小小的模样像一只淋了雨的幼猫。
    她望向自己的那双眼眸里全是纯粹与干净,还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恐惧和迟疑,像是在怯生生而又满怀信任地求助。
    饶是冷清严肃如曲清妙,此刻也有点鼻尖发酸。
    俞幼悠:“……师姐你怎么了?”
    师姐不要用这种诡异的眼神看着我,我害怕。
    “无事。”曲清妙摇摇头,从芥子囊中取出一张柔软的毛巾替俞幼悠擦拭着湿发:“师姐替你出头,绝不让你继续受委屈!”
    最后半句她说得铿锵有力,目光也同时转向了地上那两人,变得冰冷。
    “……咦?”俞幼悠有点懵,师姐你倒是先告诉我,我到底受啥委屈了啊!
    被绑在地上那俩兄弟才是真委屈。
    启南风差点哭出声。
    他刚刚辛辛苦苦去给俞幼悠挑了洗澡水,腰还酸着呢,就被一个小丹炉砸得七荤八素,还没反应过来又被绑上了。
    苏意致也很委屈,他刚刚为了给俞幼悠热洗澡水,灵力都透支了,现在脑袋上又被砸了个大包,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师姐我们才委屈啊!”
    曲清妙没听他们诉苦,一道灵力又把他们的嘴给疯了。
    她万分惭愧地对着那几位长老行礼:“是清妙未能约束师弟,竟然他们做出如此禽兽不如,有辱门风之事。还请诸位师叔先回,明日我便昭告众弟子,将他们逐出我丹鼎宗!”
    “唔唔唔!”启南风好像被丢上岸的鱼,疯狂挣扎。
    我就给几个师姐送了几枚法宝簪子,顺便打听出了内门发生的八卦,这也算禽兽不如有辱门风吗?
    “呜呜呜!”苏意致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没力气动弹。
    我不就是被启南风忽悠着叫了那几个师姐“好姐姐”,顺便知道了那件八卦,这就要被赶出去吗?
    最后还是俞幼悠站出来救了他俩。
    “师姐,我觉得这中间好像有点误会?”
    *
    听完事情的经过,又得知这两人是如何探得那件大事后……
    曲清妙:“……”
    只是她仍有些存疑,觉得世上应该不该有这种为了分享八卦而□□扒门的蠢货,更不该一出现就是俩。
    她皱眉看向俞幼悠:“你不要畏惧他二人的权势,又或者因为他们生得好,特意替他们开脱。”
    要仔细论来,启南风生得俊秀高挑,分明一副贵公子模样却又总洋溢着亲切的笑,生就一副烂漫的小太阳模样。
    而苏意致就更不用说了,光凭着一声“好姐姐”就能让那几个师姐心动,该得是多白的小白脸呵!
    启南风美滋滋:“那我的确长得好。”
    就连苏意致也跟着羞红着脸挺了挺胸膛,很明显经不住夸。
    俞幼悠没眼看了,却还只能忍着替他们再做了次人品担保。
    她甚至不得已把锅给扣在自己头顶:“而且我当时的确太过好奇,这才托他们在门外告知我的。”
    曲清妙沉默了片刻,最后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若没记错,我曾说过明日所有十五岁以下的新晋内门弟子来药谷寻我,有要事告知?”
    启南风磕磕巴巴:“难道就是我跑去打听的事?”
    曲清妙面无表情看向启南风:“对,你的簪子白送了。”
    又看向苏意致:“你的好姐姐也白喊了。”
    苏意致:没关系,叫几声姐姐也不花灵石。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曲清妙颇为无奈地看着俞幼悠,却没有责备的意思:“那我便先告知你们吧。”
    在说那件事之前,她先问了一句。
    “你们可听说过四境大会?”
    启南风一边揉着脑门上的包,一边大声回答:“我们没听过!”
    “不,我知道。”苏意致打脸。
    “我也知道。”俞幼悠再打脸。
    启南风见鬼似的盯着她:“苏老二就算了,你怎么也知道四境大会?”
    俞幼悠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原书主角俞不灭第一次名扬修真界,就是在那年的四境大会上。
    四境,顾名思义便是人族居住的东南西北这四境。
    而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四境大会则是人族修士的最大盛会,也是年轻修士们崭露头角的最好机会,因为四境盛会仅允许十六岁以下的修士参加。
    在四境大会中,年轻修士们会根据自己所在地组成一队,前往被异兽占领的万古之森中,依照斩杀的异兽数量来划定名次。
    当年俞不灭便是在那次大会上突破到了金丹期,并凭着一己之力斩下三头金丹期的异兽,带领东境拿下头名,还收获了一众天骄小弟和红颜知己。
    “但是自不灭剑神那次之后,我东境已有近百年未曾拿过第一了。”曲清妙皱眉,似乎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事。
    “而且因为我们丹修不擅杀招,极难斩杀异兽,只能为云华剑派等其他宗门的道友疗伤,不仅自身伤亡惨重,还为其他修士所轻视。”
    俞幼悠沉默了。
    好多人都有看不起辅助的毛病,偏偏需要医疗兵的时候哭得又比谁都大声,却不想想孱弱的医修们在危机四伏的万古之森中为他们疗伤也是冒了生命危险。
    “宗门为了让今年参加四境大会的弟子能平安回来,特意传授了不少战斗的功法给体格最为健硕的朱师弟,想让他护着其他师弟师妹。”
    “但是也正是他修习了那些功法,才酿成了一个月前的大祸。”
    “一月前,数头异兽突然出现在桐花郡,其中更是突然出现了一只化神境的异兽,虽然被云华剑派的前辈及时赶到斩杀,但是我宗门派出去救治凡人的弟子里,就有朱师弟。”
    “更糟糕的是,朱师弟被异兽挠伤,而他当时正忙着救治当地村民,未曾发现。”
    “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朱师弟突然在炼丹房内失去理智,将数十名师弟师妹击伤,若不是长老及时赶到制止,恐怕要酿成更大的惨事。”
    曲清妙美目低垂,幽幽道:“当时在炼丹房一起修习的,恰好全是十六岁以下的年轻弟子。”
    “不得已之下,我们只能提前进行内门考核,临时择选参加四境大会的人选。”
    听到这里,俞幼悠猛地想起原文中的一段情节。
    俞不灭闭关那会儿,他那对儿女参加了一次四境大会,偏偏当时东境其他两个宗门派出来的都是些离谱的菜鸡队友。
    在这样的情况下,龙凤胎顶住压力,携力斩杀了一只金丹期异兽夺下魁首,狠狠地打了其他三境修士的脸,而那群菜鸡队友——
    “震惊!不敢置信!他们崇拜地看着这对龙凤胎,被这二人的实力彻底征服了。”
    最后便是出关的主角牵着儿子抱着女儿不住夸奖,边上的女主微笑看着一幕娇笑。
    俞幼悠震惊了。
    原来,我就是那些连姓名都不配在书中出现,且最后跪着唱征服的菜鸡队友??
    另一个菜鸡听到这里已是激动难耐:“师姐,我要怎么样才能参加四境大会!”
    本着远离龙傲天剧本就不会沦为被打脸的工具人原则,俞幼悠马上表示:“师姐,我着实太菜,不配参加这等大会。”
    真是个谦逊的好孩子,曲清妙如是想。
    她没有回启南风,转而安抚俞幼悠道:“虽然你才习炼丹术不久,但是你的天赋却是极佳,与你同入内门的这群人中,你也是上等,不妨去争取一下参加盛会的机会。”
    “而且,四境大会尚有数月,你们还有长进的机会。”
    启南风:“师姐我一定会争取的!”
    苏意致略有迟疑,他忐忑询问:“四境大会要在万古之森中待那么久,还有那么多异兽,怕是有点危险吧?”
    曲清妙轻笑:“那是自然,但是会有高人前辈在暗处庇佑的,而且若是遇到极险的情况,还能弃权传送出来。”
    启南风:“师姐我不怕死!”
    然而苏意致跟俞幼悠还是有点迟疑。
    他俩一人不想成为打脸工具人,另一个怕死。
    曲清妙只以为他们是不自信,于是温言鼓励道:“每次获得头名的那一境,可获得大量修行资源,且不论高级灵石这等俗物,各种难得的高级法宝更是不少,更能扬名修真界。”
    苏意致马上开口:“师姐,我会努力的!”
    他可太喜欢那些俗物了!
    曲清妙又道:“而且万古之森乃修士福地,你们一旦进入便有机会获得各种天材地宝,其中不乏五品,甚至六品的灵药。”
    听到这里,俞幼悠坐直了身体。
    不知为何她的脸突然好痒,要是有小龙傲天来打两下脸可能就舒服了吧?
    绝对不是因为听到有高品灵药心动了!
    说到这里,曲清妙又补了一句:“另外,听说不灭剑神的一双儿女会参加盛会,所以他特意拿出了一对仙级法宝做彩头,等着自己的儿女将其赢回来。”
    桐花郡的人对妖族多友善,丹修们更是心性善良,曲清妙似是想起什么,面露不忍。
    她叹息道:“据说,那是用某位大妖身上利齿所炼制的两把剑。”
    俞幼悠唇边笑容的弧度停留未散。
    而然,眼底却一点一点冷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