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我好柔弱啊  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早早醒来的俞幼悠将逐渐蓬松的尾巴抱在怀里,把脸埋在里面,缩成小小的一团。
    她拥有原身的所有记忆。
    所以被张婆子打骂,被那些人欺辱,甚至最后被活活疼死的那种感觉也好,她都记得。
    所以昨夜听到那两把剑的存在后,不知是不是原身残存的婴儿时期记忆被激起,她做了一整夜的噩梦。
    梦里的血像雨一样冲她劈头盖脸浇下来,几乎要把她溺死。
    就在这时,外边传来叩门声。
    俞幼悠穿好衣服去开门,就看到启南风拎着个多层的餐盒出现在自己门前。
    她抬头看了看,只有隐约的曦光,还没亮呢。
    “你这么早过来做什么?”她低头看那个餐盒,纳闷:“而且现在膳堂怕是还没开吧?”
    “对啊,所以我昨晚给我家的人传了信,让他们请了黄鹤楼的李大厨做了些早点,打早送过来。”
    启南风拎着餐盒自顾自地往里走,把东西一一拿出来:“饿死小爷了,赶紧趁热一起吃。”
    然而俞幼悠站在门口没动,静静看着他。
    他见状只得放下筷子:“我昨晚就瞧你脸色不太好。”
    启南风纠结开口:“那什么,你是不是听说那两把剑的来历后物伤其类了?”
    不愧是野兽般的直觉,启南风还真猜中了一半。
    他继续道:“你是不是害怕自己是妖族的事情被发现?然后也被人砍了尾巴牙齿什么的拿去炼器?你别怕呀,我们跟妖族都和平共处一百年了,先前在黑市不也那么多妖族来去自如吗?现在没有哪个修士敢对你动手的。”
    “至于宗门嘛……要是你真的被逐出去,大不了我学了炼丹术出来再教你。”
    启南风只以为她是妖族,所以担心她会被人族修士不容,甚至担心她被发现后逐出宗门。
    他却不知道,现在俞幼悠身上没有一丝妖气,除了多了条尾巴以外和普通人类毫无区别,这也是为何先前黑市那么多妖族都没发现她身份的缘故。
    除非有人掀她裙子看尾巴。
    但是还好,修真界目前还没出现乱掀裙子的变态。
    俞幼悠靠在门边听启南风计划着如何帮她隐瞒,昨夜生出的阴霾消去大半。
    她走过去,拿了个精致的包子咬了口:“没事儿了,赶紧吃,等会儿去听长老授课。”
    这边还没吃两口,突然又从院外走来一个人。
    苏意致端着两盘灵食来了。
    “启南风你也在?正好,那我不用去你院里送了。”
    他看起来很兴奋:“内院居然有灵食免费供应!在外边儿一份得卖好多灵石了,我天没亮就去膳堂抢回来的!一个人吃不完这么多,我带回来一起吃了。”
    可惜每次只能领一份,害得他来回排了十多次队,才领回来这大堆!
    苏意致特意把大的那盘往俞幼悠面前推:“我看你昨晚好像不太高兴,来吃点儿免费的灵食高兴一下。”
    俞幼悠一愣,倒真没想到连他都看出来了。
    她心情已经好了不少,把包子咽下后,懒洋洋地看向苏意致:“是挺不高兴的,要不你也叫我声姐姐让我开心一下?”
    昨天她听完那两人探听消息的经过后,就很好奇他是怎么哄那群师姐高兴的。
    而且苏意致比她还小几天,的确是个臭弟弟。
    “可以。”
    苏意致居然真就一本正经地坐直了,虽然白嫩的脸上有点红,却还是坚定地伸出了手。
    “一块灵石一声,先给钱。”
    “……”
    提到灵石,俞幼悠就沉默了,对不起,她舍不得。
    倒是启南风很起劲地塞过去一枚灵石:“叫我一声!”
    苏意致飞快地收下灵石,然后敷衍地叫了一声——
    “姐姐。”
    启南风听傻了:“我要你叫哥哥,谁让你叫姐姐了!灵石还我!”
    “呵,送出来的灵石还想拿回去?没门!”
    ……
    *
    吃饱后天方微亮,三人却都没有要补觉的意思了,踏着云间浮桥朝藏书阁走去。
    四境大会之前的几月,内门长老们会对所有适龄弟子进行特训,再根据结果决定正式人选。
    丹鼎宗在连续百年垫底四境大会后处境凄惨,资质好的弟子都被其他三境的医修宗门抢走了,这次十六岁以下的弟子又是从外门临时收进来的,个个都会炼丹,个个又都只擅长炼辟谷丹。
    完美符合原文中“菜鸡队友”的设定。
    俞幼悠一行人抵达藏书阁的时候,其他人都还没到。
    说是藏书阁,但是其实根本没有书,而是放置了无数枚玉珏和幻阵。
    从最底层望下去,那些玉珏散发着微弱的荧光,繁密如天上星辰。
    负责看守藏书阁的是牛长老,这个清矍的老人挺有耐心地同他们解释这些东西的作用。
    “仅凭书册是无法真正了解灵材的,许多药材长相相似,但药性却差之千里,所以我宗弟子出门采集灵药时都会随身携带留影的玉珏,以便纪录药材的生长环境和所有细微特征。”
    “这里是我丹鼎宗前辈们近千年来积累下的经验。”
    “你们要做的,便是在三月内将藏书阁内所有玉珏的内容记住。”
    俞幼悠试着拿了块玉珏,眼前景象顿时大变。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沙漠,金色的沙子铺陈在脚下,无尽的金黄色中,那点儿生嫩的碧色格外醒目。
    采集者像是个少女,声音脆嫩地念出这药的名字和特性,就连适合做什么丹药,与之相克的药材也一一列了出来。
    俞幼悠眼前一亮。
    不得不说,这样的方式远比外门那本药材大全要来得印象深刻。
    末世很荒凉,处处都是废墟,要么就是奇形怪状奔涌过来的丧尸群,各种药材都是在培养皿和温室仓中长大的。这辈子她也没走出过桐花郡,就更别说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这些玉珏带她看到了更大的世界,里面记载的各种珍稀药材也完美符合她的需求,能够让她多几分苟活的希望。
    虽然她靠着药浴在修补身体,但是血脉反噬也一次比一次严重了。如今她的身体就像是一艘破洞的船,一旦往外舀水的速度慢下来,就会沉底溺亡。
    俞幼悠又开始整日都坐在藏书阁之中,恢复先前在外门的拼命状态。
    不过垫肚子的倒是从馒头变成了辟谷丹,好在先前炼的多,这个月每天吃的不同口味都不带重复的。
    她热情地邀请另两人品尝新出的水果味,结果苏意致看到这玩意儿脸色就青了。
    启南风也没好到哪儿去,拼命摇头:“你上次弄的什么榴莲味我到现在都忘不掉,不要!”
    俞幼悠很遗憾,只能往自己嘴里丢粒草莓味的,继续刷题。
    眼看着她翻看玉珏的速度越来越快,苏意致语气有点儿酸。
    “如果我没数错的话,她今天上午已经看完二百五十块玉珏了,照着速度,她差不多快把藏书阁的玉珏看完一遍了。”
    可恶,他最高纪录也才一上午刷两百!难道真就要一辈子被压着做老二了吗?
    启南风纳闷:“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苏意致气得磨牙:“我盯着她数了一上午了!”
    启南风:“……我觉得但凡你不是盯着她而是盯着玉珏的话,你也快刷完了。”
    就在苏意致以为俞幼悠要继续刷第二遍的时候,她却突然起身了。
    “你要去哪儿?”
    俞幼悠回头看了眼他们:“该去学点别的了。”
    身后的两人马上翻身而起:“我们也要学!”
    的确,他们要背的除了药材还有各种丹方,甚至还得熟练炼制不同的疗伤丹药。
    尤其是苏老二,圆脸上全是坚定:“我这次不会再输给你了!”
    俞幼悠笑了笑,逆光中眉目模糊,语气懒懒:“我去学杀人的技术。”
    边上两人只当她在开玩笑,继续嬉皮笑脸地跟在后面:“行啊,我们救人你杀人,你杀不过了就跑回来,我俩给你疗伤。”
    谁信呢?
    就她这个弱鸡样,还杀人呢?
    万万没想到,俞幼悠还真的去找了负责传授战斗技巧的马长老,据说这位长老曾为了采集一株六品灵药,跟元婴期的异兽打过一架。比他能打的没他会炼丹,比他会炼丹的都被他揍过。
    说战斗技巧其实不确切,丹修们都管这叫自保技巧,毕竟他们一般不主动找架打。
    相较于藏书阁和炼丹房那边的座无虚席,马长老这边廖无一人。毕竟丹修们更爱安静和丹炉打交道,平时出门都恨不得走传送阵,普遍不爱运动,就更别说打打杀杀了。
    三人组过来的时候,马长老正孤身喝着酒烤烧烤。
    启南风对于美食最敏感,他眼睛一亮道:“这是烤仙鹤吗?可师姐说这是御兽宗送的灵禽,代表了两宗情谊,绝对不能伤它们一根毛的啊!”
    “咳。”马长老被呛了一下,老脸沉下:“什么仙鹤,胡说八道!这是我刚猎到的野鸡。”
    俞幼悠假装没看到他身后那堆没处理干净的仙鹤毛。
    马长老一边飞快啃烤鹤,一边斜着眼听俞幼悠讲明来意。
    但是他飞快拒绝了:“不干,不想教了。去年教了个姓朱的,结果那小子天赋异禀,把同门干趴下几十个,现在老子都还在被其他几个老家伙埋怨呢!”
    听到这里,俞幼悠更来劲了。
    好家伙,原来那个一人干翻几十个同门的朱师兄就是您调-教出来的!
    然而任凭俞幼悠如何说,马长老就是不答应。
    启南风轻咳一声,知道该他上场表演了。
    他露出欠打的二世祖脸,说出来之前被交代的台词:“算了,你学那些花里胡哨的招式没用,丹修嘛好好炼丹就行了,躲剑修后面求保护不也挺好吗?”
    苏意致没收灵石,所以态度也很敷衍:“就是。”
    俞幼悠抑扬顿挫:“不,我们丹修的战斗技巧怎么可能那么没用?而且我命由我不由天,怎么将性命交托他人手上!”
    听到这里,马长老一脸嫌弃地丢了块鹤骨头过来。
    “你们少看点话本,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老掉牙的土味口号还在念呢?我听着都替你们羞!”
    俞幼悠:“……这句话很土吗?”
    那为什么渣爹每次念出来都会让各方大佬“浑身一震”“顿时意识到此子不凡”?
    马长老:“是啊,不灭剑神每次大战都要喊上这么一句,导致这百年间人人都跟着喊。就连山脚下挑大粪的挑不动了也这样喊,你说能不土吗?”
    俞幼悠:“……”
    失策了。
    马长老不肯松口,俞幼悠也只好黯然地告退。
    只是她转身时不知为何脚步踉跄一下,紧接着就躺倒在地。
    她语气毫无起伏,念出早就准备好的台词——
    “啊,我这么柔弱的小姑娘,不学点战斗技巧可怎么在四境大会活下去啊。”
    话是说得很惨,如果她躺倒的时候没有抓住那把鹤毛,脸上也没有写满了明显的“你再不教我就去告发你偷吃仙鹤”,马长老就真信她是个柔弱小姑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